李维希.

人生目标是操哭封不觉!

[知乎体]你有哪些偶遇联盟大神的经历(一)

第一次写知乎体 文笔很渣漏洞也多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叶神的那个梗来源于实体书第一部里的赠品兴欣工作日记~
这次先写了叶不羞和文州




你有哪些偶遇联盟大神的经历?
我就看看是哪些幸运儿让我实名嫉妒一下_(:зゝ∠)_

729人关注 233条评论 +关注问题

邀请回答 添加回答
2025个回答 默认排序

非典型爱情
优秀叶吹

谢邀!这里就要提一提答主我的光辉事迹了!(不
“偶遇”过两次,一次网游和一次三次元!我是很早以前就接触荣耀的,那时候四年级(不好好学习orz)荣耀职业联盟也初具规模了,不过早期的电竞圈并不为大多数人接受,选手们也都亲民得很,夏休期什么的基本都会跑到网游里去,我遇到叶神就是在第一赛季的夏休期(灬°ω°灬)
第一赛季的时候粉丝最多的选手是谁?叶神!他刚带领着嘉世拿到冠军,自然是人气高涨,而且当时银武才多少啊,那时候他就挥舞着却邪大杀八方了(*´∀`)~♥好了好了进入正题
四年级的小学生嘛,假期贼长,就天天打游戏,但是操作和意识都烂得不行,能一路磕磕绊绊升级全靠大神带着_(:зゝ∠)_在一个副本外面随机组队,就组到了叶神!
虽然辣时候遇到职业选手是常有的事,可是对方是冠军队的队长诶!我当时就激动得不行,颤着声音叫了一声“叶神”,他居然也开着麦,应了!还笑着说“是个小朋友啊”,声音吼吼听!!当初的叶神也才多大啊 (*≧▽≦)
然后就人齐了进本儿,我是个元素法师,真心菜得一批,好多次队友都快骂人了,看我年纪小没好意思说出来(T▽T) 然鹅叶神炒鸡有耐心!各种指导,杀最终boss的时候还会抽出空隙注意一下我这边!一趟副本打完,分别的时候他特意说了句“小朋友要努力提升技术啊” 不得不说早期的叶神真的是太甜了真的会让人义无反顾地喜欢他(๑•̀ω•́๑) 可惜当时少不更事没趁机挖点他和雪峰大大相处的小日常(≖‿≖)✧
后来的联盟越来越专业化,这个圈子也一直在被人们渐渐地接受,几乎不会出现选手开着大号来网游里晃的事情了,所以我也以为和叶神的缘分到此为止……结果大概真的是上帝给我这个老粉的奖励,我们又在现实相遇了~o(〃'▽'〃)o
我是H市本地人,叶神退役那会儿我读高中,那时我正在嘉世斜对面儿那个网吧与前台小姐姐舌战,试图蒙混过关进去上网,这时候网吧的电子投影屏亮了,开始播放他退役的特别节目。
我直接傻在了原地,就直愣愣的,眼泪往下掉。
我脑子乱得不行,许多个念头飞快地掠过,最后化为一句:这不可能。
明明还不算特别高龄,明明战绩下滑不是队长一人的问题,明明他亲口承认过的再玩十年也不会腻……
粉了他多年,我虽不是专业,可嘉世的问题分明主要不是他。
无论如何,我心里的那个叶神,不可能如此突然地退役。
可我却不得不相信。
嘉世的比赛里,再也不会有他。
一叶之秋还在,背后的操作者也很强,可却不是他。
最后是网吧的美女老板娘送我出去的,她是这一次带人尽皆知嘉世以及叶橙二人组合死忠粉,深受爱戴。她红着眼睛把我送到路边,说了句“成年以后再来吧”,然后一步一步地走回去。我回头看,她靠在网吧门边,和一个人说着什么,脸被烟圈遮掩,看不真切。
为此,我消沉了一段日子。
寒假里无所事事,我就在小叔开的7-11分店做做收银,准备赚点外快。
平时店里很清静,客人不多,我还可以看看以前的比赛视频。
那天一个人走了进来,我抬头看了一眼,说了声“欢迎光临”,他“嗯”一声,声音有点熟悉。
那时候我还没走出“偶像退役”的阴影,对什么都不太上心,就随意瞥了顾客一眼。
那人挺年轻的,皮肤白得反光,也算眉清目秀,不过有点没精打采。我也没多细看。
他很利索地拿了条芙蓉王过来结账,等待的时候看到我电脑上一叶之秋的个人赛视频,有点意外地问我:“你喜欢一叶之秋啊?”
“我更喜欢叶秋。”我闷闷地回答他,不知怎么打开的话匣子,侃侃而谈,包括小时候那段经历。
全程他都非常专注地听着,最后笑了笑:“叶秋要是知道当年那位小朋友还这么喜欢他,会很高兴的。”
因为当时店里在做活动,他的积分够了,可以兑换一只熊本熊玩偶。
那天的画面我还能清晰地记得,男人抱着玩偶,颇为萌感十足。他有些手足无措,最后说了句:“沐橙大概会喜欢吧。”
我以为他是沐沐女神粉丝,就打趣了一句:“那你去问叶神吧,他保准知道!”
“有些东西他也不知道呢。”男人付了钱就走了,我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就连沐沐发的微博晒出了那只熊本熊也只是羡慕了一下他怎么这么好运,渐渐地就忘了。
后来叶神重出江湖,拉了一支草根队伍从挑战赛过关斩将,我真的究极激动,而且队伍的老板是当初安慰我的网吧美女老板娘!
直到叶神开始不拒绝采访,开始露脸,看到他真面目的一瞬间,我又傻了。
这不是当初来7-11买烟听我吧啦吧啦安利叶神的小哥哥吗!
我佛了。
这个相遇偶像剧都不敢这么写吧!!!!∑(゚Д゚ノ)ノ
————————————————更新分割线
兴欣夺冠那天我在学校,一个戴着帽子墨镜口罩的人来了7-11,拿了个包裹说要送给收银那个小姑娘,由于平常收银员是个男孩子,所以我小叔知道是给我的,就帮我代收了。
里面是一本战队宣传的画册,上面有兴欣全员的签名。
叶神的签名在最后,签得很大,叶字特别潇洒,却因为写不惯修字,看着有些搞笑,可是我哭了。
他用的是金色的油漆笔,在那天的日光下,闪闪发光。
————————————————更新分隔线
不要问我店在哪里啦!(๑Ő௰Ő๑)
529赞同

评论

关关雎鸠:我也很想知道小姐姐那边的店在哪里orz
匿名用户:我就说让老叶签得好看点嘛 也不枉我冒着生命危险去给人小姑娘送礼物
兴欣prprpr:我赌五毛钱,楼上是方点心大大!


和尚庙住持
白斩鸡炒秋葵

谢邀。
答主大一,G市人,对本市战队爱得深沉。
极度缺钱又不想跟家里人要,就自己找些兼职做做。
其中一份是打扫蓝雨的比赛场馆。
说是打扫,干的活儿挺多的,比如清洁队徽清理场地各种杂七杂八的东西,因为是重活,就我一个女孩子在干这个。
虽然累一点,不过报酬比较多,还有福利,就是可以免费看比赛——没有座位,全程站着。也比较闲,就比赛日前后会很忙碌,平时用不到我们,也不耽误其他事情和学业,我还是累并快乐着的。
况且我还在乏味的工作中找到了乐趣所在,偶尔碰上提前熟悉场地的客队或者新人会上去要个合照或者签名,做点集邮也是极好的。
蓝雨场馆对面有家奶茶店,价格公道味道还好(G市的小伙伴知道是哪家叭!),招牌是蓝雨奶茶!对,蓝雨奶茶!为了给咱们本命战队应援!(除此之外还有别家战队的应援奶茶 不过没有那么精致就是了orz)
记得那次是蓝雨对微草的比赛,承办方安排我去给两家战队买点喝的,于是我想起了那家店,特别早就去预约,定制蓝雨和微草的,店长听到是提供给战队的特别爽快,虽然念叨着“我庙压你药”的引战言论orz(干得漂酿)不过行动技能还是点满了的,立刻先放下其他的订单着手做起来,我就借着等待的名义偷会儿懒在店里蹭冷气之类的orz
做完以后我就拿回去了,是两个袋子,一袋蓝雨的一袋微草的,都是中杯的,贼鸡儿沉,虽然只过一条马路不过还是蛮吃力的。
那天天气还挺热的……
狼狈不堪地走到场馆门口,遇到了喻队。
喻!队!
没戴口罩的喻队!
喻队竟然提前到了自家主场的地方!这说熟悉场地很扯了吧(ノへ ̄、)
然后我看见他旁边还站着一个男孩子,因为平时有看蓝雨官博,知道这是新入队的召唤李远,就jio得应该是带李远来熟悉一下。
蓝雨真是支神奇的战队。
不想被喜欢的人看到狼狈的样子,就低着头准备偷偷溜走,结果——被叫住了。
是的,被叫住了。
喻队让我把手里的东西拿出来,我说是主办方让给战队买的饮品,他很意外地笑了笑,接着超级自然地接过了我左手的袋子,然后李远小天使抢过了右手的袋子。
太可怕了。
真的是玄幻。
因为奶茶被拎着,我就一直弱弱地跟在后面,李远小天使还义愤填膺地跟我说怎么可以让女孩子做这种事情,我全程尬笑加内心戏qwq
就这么进了休息室。
看见了蓝雨的选手们。
神他妈奇迹暖暖茨木童子巴啦啦小魔仙。
我发誓,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完整的蓝雨选手。
喻队简单介绍了我,并把奶茶分发下去表示是我买的。听到我一直在兼职给这里打杂,黄少从椅子上一跃而起拉着我叭叭叭一通(一半都没听懂orz),大家喝着奶茶跟我插科打诨说笑话,真的是受宠若惊……
最后出去的时候手里还握着一杯微草奶茶。
是喻队硬塞给我的王队的那份。
吸管没拿。
那一战蓝雨醒了,赛后采访里喻队说的第一句话是“谢谢那位姑娘的奶茶”。
泪崩。
———————————————————
放心,签名要了。
210 赞同

评论
匿名用户:被叫小天使了!那天王队发现自己没有以后双眼一样大了!
居老师的小可爱:这个偶遇太棒了吧!喻队好暖!
狼烟风沙口:蓝雨就是这么包容又神奇啊答主上辈子一定拯救了银河系



黄少天生日快乐!

[悠花 ABO]绝对禁区 Chapter2

待车开到别墅区前,花少北已经因为惊恐和疲劳沉沉睡去了。
尤里探头看了一眼少年即使睡着也安静清浅的容颜,八卦地问忽悠:“这么可爱的Omega,你怎么拐来的?”
“自己找来的。”忽悠把着方向盘,语气不咸不淡,“他不像有家的人,把你房间旁边那个客房收拾一下,让他跟我们住几天,你快放假了,这几天我在公司你看着他点,别死了。”
“诶诶?!你们不睡一起吗?”尤里颇为失望地叫着,忽悠却已经把车停稳,甩上车门进屋了。
这个喜怒无常的家伙,又怎么了?
尤里很吃力地把花少北叫醒,看着少年揉着眼睛一脸无辜的模样忍不住母性泛滥,很是热情地说着:“啊呀,嫂子好!那个黑西装的斯文败类是我哥哥忽悠,YH的总裁,我呢是他妹妹。这家伙把你带过来以后让你跟我们住几天,呐,快跟我进去吧!”
花少北迷迷糊糊地被灌了一大通,只能“嗯嗯嗯”点头,心里想着自己那个酒鬼父亲应该不会顾及自己死活,便跟着尤里走进了别墅。
本来忽家是有两位管家的,正管家叫六道,副管家叫KB,不过这两个家伙最近都休假了,估计后天才能回来。
忽悠把自己关进了房间,尤里急急忙忙把客房收拾好,打开网络电视调到小马宝莉把少北和他的换洗衣服丢进去,再急急忙忙冲到盥洗室往浴缸里放水。已经十一点了,忽悠十五分钟后就要洗澡。水位必须刚好三分之二,水温也必须掐着人体体温,多了一度都不行。这个强迫症一定是处女座的。
果然自己已经从妹妹沦为女仆了嘛……
花少北此刻内心百感交集。
他出门前已经冲过澡,因此无比自然地换上了尤里丢进来的那套衣服,白衬衫刚好长到膝盖,棉拖轻飘飘的不真实。
“紫悦!”“穗龙!”他转向声源,表情有点无奈。
于是花少北抱着枕头坐在床上,换了个动漫。
果然还是全职的画风比较正常啊。[突然出现的写手:少北的确喜欢全职哒 微博说过 去年的 原文是 这个全职的动漫还挺好看的 有时间要看看小说了]
忽悠现在有点后悔。
自己当初为什么不买个隔音好点的别墅啊喂!
他一边和合作方商谈一边听着隔壁的“休息一年,然后回来”“如果你喜欢,那就把它当作是荣耀,而不是炫耀”,真是心态崩了。
现在尤里又在隔壁愉快地吃起了鸡。
他还是去洗澡吧。
路过花少北房间时少年奶香味的信息素又隐隐约约飘了出来。
忽悠感觉全身登时燥热起来。
“糟了!发情期!”花少北带点哭腔的惊叫穿透寂静的夜色。

『切勿上升真人』
『短小作者 这是真的期末考前最后一个更』
『期末考进年级前一百开车』
『尤里小姐姐说不要给她太多戏份结果写欢了嘤嘤嘤』

大概是期末考前的最后一发 一个小小的脑洞 算是伞哥复活梗 错字受+渣文笔 26号考完继续更悠花文√ 祝我期末好成绩!全校前一百名!

大概下次更新至少要一个半月后???等我嘛小可爱们

[悠花 ABO]绝对禁区(一)

文不对题系列
这篇文更的时候少北小妹妹那篇也不会断更哟
ooc 圈地自萌 切勿上升真人 文笔渣 第一次写ABO真的紧张 后期估计还要飙车嘤嘤嘤 欢迎各位喜欢花傻子和忽美人的小可爱

Chapter1
七月的风挟着燥热迎面扑来,是张牙舞爪的乖张模样。
忽悠沉着脸走出公司,刚想钻进车内,却被人拉住了西装的衣角。鼻腔顿时被甜甜的奶香充盈。
他不耐地回头,见是个颇为纤瘦的少年,清爽的白T恤和帆布鞋,暴露在空气里的肌肤白得晃眼,面孔清秀明俊,正用一双圆溜溜的澄澈眸子期待地望他:“先生,买一盏莲灯吗?”
大抵是趁暑期出来勤工俭学的高中生吧。忽悠瞥了一眼少年手中精致的浅粉莲灯,淡淡开口:“嗯。”
“十元!”少年顿时欣喜地笑起来,声音软糯,带着他这个年纪特有的天真与稚嫩,在人心底荡起一圈圈涟漪。
忽悠在包里捞了一把,作为堂堂总裁,他不太习惯上班随身带着零碎纸币,最后略显无奈地将一张红色大钞甩给少年,接过莲灯,开车走了。
少年怔在原地,回过神后冲着已远去的车大喊:“七夕晚上去星河边放会很好看的!”
回到自己的别墅,忽悠一进门就看见尤里陷在松软的沙发里看电视。他一边将西服外套和莲灯挂在门边的衣帽架上,一边冷着脸不咸不淡地调侃:“真羡慕你们这些有暑假的人。”
“是嘛总裁大人。”尤里伶牙俐齿地回,“二十多的人了还没找到合适的Omega,一年到头要靠抑制剂度过的优质Alpha——啧啧啧,可怜兮兮。”又假装吸了一大口空气,“呀,薄荷味的信息素——这颜,这腿,这身材,这背景,怎么就找不到Omega呢!”
忽悠看了一眼笑得恣意猖狂的Beta小表妹,夹着笔记本回房间工作。
正忙得焦头烂额之时一位生意伙伴打电话进来,忽悠很不爽地接了:“喂。”
“哎呀哎呀,是忽悠吧?”对方声音刺耳,“好久没一起喝酒了吧?”
“我很久不沾酒了。”忽悠客气地回绝,“还是算了吧。”
对方嘿嘿一笑,随即压低了声音:“我挑的地方新进了几个Omega,都嫩得出水,调教得熟透了,啧啧啧,那副骚劲儿……”
忽悠干脆直接撂了电话,顺便通知秘书不再与那人进行生意往来。
深夜休息的时候忽悠又想起了白天遇见的那个少年,闭了眼,满脑子都是Omega信息素的奶香和他笑起来时弯弯的眉眼。
忽悠没想到还会再遇见他。
这天忽悠没去公司,大小事务都事先处理好交代给秘书,在家睡了一天直到十点去接晚自习下课的尤里。
他把车停在路边的停车位,接着步行进入学校所处的路段。
旁边幽深的小巷传出声音,忽悠稍稍侧目,便看见一群高中生模样的男生围着一个角落。
“哥几个今天运气不错,逮到这种姿色的Omega。”带头的人如是说。被围在最里边的少年看不清面容,只依稀看见即使在黑暗中也显得白皙的肤色。
忽悠心一紧,立刻想起那个卖莲灯的少年。
染着五颜六色头发的小混混挑起花少北的下巴,语气轻佻:“哎哟哟,这小脸蛋儿,还有这细胳膊细腿儿的,待会儿估计被我们操得腰都软了。”见他面露厌恶,不由得恼怒起来,就要去撕他衣服。
结果等小混混明白过来发生什么的时候,他已经和他的兄弟们躺在地上哼哼了。
忽悠紫色的眸子掩在细碎的黑发后,细弱的小少年软软倚在他怀中。
“谁许你们动他了。”
“他是,我的人。”

每天准时来接的忽悠今天却迟到了,这让尤里很奇怪。
当她看见副驾驶座上安静地坐着一个男孩子的时候,她顿时了然。
自家总裁老哥这是终于找到真爱的节奏了啊!
“你叫什么名字。”忽悠开着车,微微偏头专注地看着一言不发,仿佛惊吓过度的人儿。
“花少北。”
花少北。
花海里的少年,一路向北。

假如少北有个小妹妹(三)

假如少北有个小妹妹

你最近发现,自家老哥似乎有点儿消沉。
大概不是单位里的事,少北虽然内向孤僻但是生得一副清汤寡水的日系少年脸很受女领导欢迎,并且又礼貌听话,让人很想揉一揉。
那就是圈子里的事了。带着00后少女特有的敏锐直觉,你登了因为准备考试很久没上的B站,应援团里安安静静的,不时有“日常打卡”的消息飘过,视频也安安静静的,开头依旧是“失踪人口回归”或者“突然高产”,评论里也依旧是萌妹子或者小迷弟们萌萌的表白或者互怼,并没有什么不寻常的。
“那花傻子是怎么了?”你一筹莫展。
这时QQ传来消息提示音,粉丝群里一个妹子不经意地提起“北北和忽悠最近怎么不直播了”,瞬间被几十条“嘘”刷屏淹没。
“这事最近别提了。”另一个顶着管理头衔的妹子小声bb。
“好”刚开始提起这事的妹子乖巧地同样小声bb,这事就这么翻篇儿了。
看来问题出在花傻子列表上。
你在B站点进收藏的“悠花”标签,找了个比较火的视频戳进评论,不由得叹息。
又是cp问题……
你也是个腐妹子,平时很愉快地在贴吧写些自家老花的耽美同人,悠花六花k花的小日常什么的简直不要太戳萌点,但是从不触碰底线。你近水楼台先得月,掌握第一手八卦小料,在花家后宫圈子里只装作是个和少北关系比较近的妹子,经常和大家分享少北的不为人知的小秘密,再加上少北偶尔会赞你微博,你在圈子里一直被膜拜为大佬。
这么甜的cp终究还是要被ky毁掉了吗……你的心默默滴血,曾经有多甜,现在就有多虐,却还是在自己的小圈子里安慰伤心的迷妹迷弟们:不哭不哭,好好活着还是能等到发糖的,大家只要乖乖的不涮西皮不ky他们两个应该还是会一起玩的!
晚上少北下班,顺道接你回来,你坐在小绵羊的后座,手环着他的腰,把头埋进他的卫衣:“你最近不跟忽悠一起玩了。”
少北微微一僵:“最近比较忙。”
“嗯,我知道。
“B站不懂事的小朋友超级多的,顶着腐女马甲到处作妖,你不要生气。
“忽悠火了,你和他都是特别美好的人,千万不要不开心。你是全世界最好的花傻子,是粉丝们眼里最可爱的花老师,所以,不管怎么样,都要坚持努力,认真做自己的你,超级帅气。”
一路再无话。
“我会的。”你准备上床睡觉时,他轻轻道。你看到电脑中是和忽悠的聊天框,不禁笑了。
他会的。

对于悠花我真的是特别伤心啊 所以写了这篇 明天会持续更新

假如少北有个小妹妹(二)

假如少北有个小妹妹

天未亮,一颗星缀在天边,闪着黯淡的光。
少北被你房间的闹钟惊醒,一个激灵坐起来,穿着睡衣往你房间张望,门半掩,你抱着叶修抱枕睡得香甜,并未被闹铃影响。
少北无奈地关掉闹钟,心里想着煮完粥刚好喊你起床,就往厨房走去。
煮完的那一刻,少北关掉火,你正好揉着眼睛从房间里走出:“又不叫我。”
“让你多睡一会儿还哔哔啊。”他翻着白眼丢一包榨菜给你,“洗脸刷牙吃饭去。”
少北瞥了一眼日历,十二月二十八日。
再看一眼卫生间里粉色史迪奇睡衣哼着歌刷牙的你。
他的小丫头又要大一岁了呢。
时间过得真快。
估计再一眨眼,小丫头就该出嫁了吧?
你浑然不觉他的小纠结,吐出嘴里的泡沫含糊着问:“花傻子你今天直播不?我晚自习躲厕所看哈。”
自从你知道自家傻子小受哥哥是个女粉一大堆男粉一大坨的B站UP主以后,他的直播礼物榜第一都是你。
“去你的吧,学习不刻苦回家卖红薯啊!”少北将粥端上餐桌,“你忘了你给我刷小电视的零花钱都是我给的了?”
“忘了。”你洗漱完走到桌旁,端起粥就喝一大口,被烫得龇牙咧嘴。
“哎哟,小祖宗哟,赶紧赶紧放下粥,要不要给你挤点儿牙膏?”少北刚拿起毛巾,见状又赶紧过来,轻轻拍了下你脑门儿。
“怎么说你也是我花家的传人,怎么这么傻呢。”他如是说。
也不知道是谁傻。你在心里吐槽。
好在没有出泡,只是有些麻,你便坐下开始就着榨菜小心翼翼地喝粥,少北这才开始洗漱。
你吃完饭,少北骑着他的小绵羊把你送到校门口:“用心点儿啊。”
“知道了。”你打着哈欠走进学校,有些委屈地扁扁嘴。
果然啊,这个傻子不记得了……
与此同时,少北正编辑着一条微博。

花少北:女孩子喜欢什么礼物啊?[抓狂]
评论 1997
热评
不吐泡泡的鱼:谁?!
回复
花少北:妹妹过生日[汗]
不吐泡泡的鱼回复花少北:妹妹平时有喜欢的明星或动漫人物嘛?可以送周边啊!还有送点甜食,可以不要蛋糕!
少北家宠妻回复花少北:投其所好!爱她就给她想要的!
……

八点半,你下了晚自习,在门口张望却不见那个人,不由得一阵焦急,打电话他也不接,在飒飒冷风中,你可怜兮兮地蹲在门卫室啃书包里的面包。
不知过了多久,风中驶来一个单薄的人影,可不是少北?
你冲上去,已带了分哭腔:“怎么这么晚啊你个大傻子!”
少北看上去刚结束一场跋涉,微微喘着气,把一个纸盒和一把伞状物体交给你。
“脏脏包和千机伞?”你的声音拔高了八度。
“生日快乐,老妹儿。”他示意你坐上小绵羊后座。
“谢谢!”你笑,眼眸璀璨了一片星夜。
隔天,少北打开B站,发现不知哪个大佬给自己刷了十个小电视。

假如少北有个小妹妹(一)

小短篇 连载
很尬的糖
假如少北有个小妹妹

承德的深夜。
屋内没有开灯,仅有电脑荧屏投射出的光,将少年的脸庞照亮。
花少北与弹幕互动着,漫无边际地唠嗑,余光一瞥桌上粉色的凯蒂猫闹钟,急忙一拍脑袋,差点儿把杏仁露打翻。
“哎哟我得下了,接我妹去了。”
“初中生,成绩又好长得也好看,娃娃音可好听了,随我。”花少北回答着弹幕的询问,露出有些骄傲的笑容,道着再见关了直播,披上外套出门,路过厨房顺手再拐了瓶杏仁露。
你等在校门口,跺着被冻僵的脚,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骑着电瓶车姗姗来迟,毫不客气地跨上后座。
“还没停稳呢,危险懂不懂啊。”老年花又开始絮絮叨叨,见你堵上耳朵不愿再听,无奈地叹口气,将杏仁露递给你。
你缩着手不愿接:“好凉。”
“怎么这么娇气啊你,养个妹妹真麻烦。”他这么说着,却是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热水袋给你,受用地听着你甜甜一声“谢谢哥”,“坐稳了。”
开回小区,少北将电瓶车停进车库,你先蹭蹭蹭窜上楼,看到漆黑一片的屋内,叉着腰对楼下喊:“又不开灯直播是吧?眼睛不要了是吧?”
楼下传来少北闷闷的声音:“怎么不可能是我接你前关的灯呢……”
“嘁,就你个花大傻子,能随手关灯才怪。”你看着他气喘吁吁爬上楼,安心进屋,嘴上却是不留情,“该锻炼了,不然只能当受了。”
“洗澡去吧你个小祖宗!”
你擦着半湿的长发走出浴室时,少北正靠在沙发上玩游戏。
你走到他身边坐下,忍不住笑成傻子:“老妈买的金骆驼沙发很适合你啊哈哈哈哈嗝儿。”
他放下手机白了你一眼:“滚吧你!等等别走我给你吹头发!”少北插上吹风机熟练地吹着你的头发,看了一眼指向十一的凯蒂猫闹钟,故作深沉地叹息,“明儿又得五点给你起床煮粥,啧啧啧。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你忍不住插嘴:“花傻子你语文一看就没学好!这句话不是这样用的!”
“行行行就你有文化!”他关掉吹风机,把你的叶修抱枕丢给你,“嗨你麻痹滚去睡!”
“好吧好吧大傻子哥晚安。”你说着,一边在少北左脸上啵了一口,蹦蹦跳跳回自己房间。
你没有看见他脸上的一片红色。

当你成了花夫人

壹⃠
大 片 大 片 的 阳 光 透 过 玻 璃 窗 ,撒 下 满 地 细 碎 的 光 影 。
少 北 拎 着 一 大 包 为 你 买 的 零 食 ,开 了 门 ,被 扑 面 而 来 的 冷 空 气 冻 得 一 颤 。
他 秀 气 的 眉 毛 登 时 皱 了 起 来 ,匆 匆 换 了 鞋 子 关 上 门 放 下 袋 子 就 往 房 间 里 冲 ,看 到 空 调 上 那 个 醒 目 的 数 字 ,回 过 头 瞪 着 一 身 轻 松 熊 睡 衣 往 被 子 里 钻 的 你 ,奈 何 怎 么 也 凶 不 起 来 。
“空 调 打 这 么 低 会 感 冒 的 。”大 眼 瞪 小 眼 了 好 一 会 儿 ,他 终 是 轻 轻 叹 了 口 气 ,弯 腰 把 被 你 踹 下 去 的 遥 控 器 从 地 板 上 拾 起 ,把 温 度 调 高 。“给 你 买 了 吃 的 。”
你 的 眼 睛 顿 时 发 亮 ,来 不 及 穿 拖 鞋 就 赤 着 脚 踩 在 地 上 ,奔 到 门 口 翻 吃 的 。
少 北 拿 着 你 的 拖 鞋 追 出 来 ,看 着 嘴 里 叼 着 甜 甜 圈 的 你 ,无 语 。
你 对 他 嘿 嘿 傻 笑 ,小 声 道 着 “对 不 起 ”,跑 到 他 面 前 ,踮 起 脚 ,塞 了 个 甜 甜 圈 在 他 嘴 里 。
他 的 目 光 瞬 时 温 柔 ,俯 身 握 住 你 的 脚 。
冰 凉 。他 蹙 眉 ,继 而 把 鞋 套 在 你 脚 上 。
你 愣 了 愣 。
烧 红 了 耳 根 。

夜 幕 降 临 ,华 灯 初 上 。
你 拉 上 窗 帘 ,兴 奋 地 回 头 看 他 ,“北 北 我 们 一 起 看 恐 怖 片 吧 !”
他 摘 下 眼 镜 ,回 头 看 了 看 未 剪 辑 完 的 视 频 ,像 往 常 一 样 对 你 温 柔 地 笑 :“好 呀 。”
……

镜 头 拉 近 ,一 张 鲜 血 淋 漓 的 脸 。
已 经 极 为 恐 惧 的 你 一 下 抓 紧 少 北 的 手 ,力 度 很 大 ,你 的 关 节 抓 得 都 有 些 泛 白 。
他 吃 痛 ,却 不 出 声 ,唇 险 险 擦 过 你 的 耳 畔 :“害 怕 就 躲 到 我 怀 里 吧 。”
你 趴 在 他 怀 里 ,战 战 兢 兢 强 撑 着 看 完 整 部 片 子 ,在 最 后 一 秒 疲 软 地 叹 气 ,仰 头 盯 着 他 清 瘦 的 下 巴 ,“北 北 ,弹 吉 他 给 我 听 吧 。”
“听 什 么 ?”
“依 然 爱 你 ?”
最 后 ,夜 色 笼 罩 了 整 座 城 ,墙 角 壁 灯 晕 染 开 一 室 静 谧 。
你 在 他 怀 里 熟 睡 ,轻 轻 嘟 囔 着 “花 大 傻 子 ……”
他 在 你 额 上 轻 轻 烙 下 一 吻 。
“愿 永 远 只 做 你 的 大 傻 子 。”


又一个晚上你欢快地滚上床,抱着等长的定制少北抱枕准备蒙头大睡。
刚洗完澡的少北从浴室走出,推开房间的门,看见你抱着印着他脸的抱枕脸上还蒙着王杰希眼罩,无奈地笑笑,坐在床边,眼睛一扫,看见了没有拆包装的眼药水。
“宝宝起来,眼药水你忘记点了。”他拍拍你,嗓音轻柔。
你不耐地翻了个身,“不要!好酸!”
被拒绝的他讪讪收回手,忽然想到什么,一把扒下了你的王杰希眼罩。
不适应强烈光线的你迷蒙地睁开眼,结果他就靠了上来。
他捏着眼药水瓶,轻声对你说“乖,眼睛睁大”,笑意从璀璨的眸子蔓延到形状好看的唇角。
你乖乖睁大了眼睛,睫毛轻轻颤抖。
他极为小心地低头,将眼药水滴进你的眸中。
他头上洗发水的清香混合着身上与生俱来的奶香味儿柔柔钻入你鼻尖。你闭着眼,心是欢喜的。
耳畔传来吹风机的轰鸣,少北一边吹头发一边哼着乱七八糟的歌。
你一边闭着眼一边对他说道,“北北你不直播啊?”
轰鸣声顿时戛然而止,“今天就不直播了,你不是要买玲珑骰子吗,我帮你挑。”
你窃笑,答应。
你竖起耳朵听,他在淘宝上精心挑,突然问你,“这里有个商家可以刻字的,宝宝你要不要?”
当然要。
“嗯。买两条,一条刻少北,一条刻我的名字。”
“好。”
你要的,我都给你。


野生写手岑衿报到∠(°∀°)/